你的位置: 优德娱乐亚洲APP > 投融资 > 信用卡增长迅猛 银行加码零售业务

信用卡增长迅猛 银行加码零售业务

发布日期:2019-05-06

  近期密集亮相的银行年报显示,零售业务正成为不少银行重要的收入来源,在部分股份制银行中营收占比甚至超过一半。

其中,信用卡业务成为银行零售业务的“主力军”,在过去的一年里放量猛增,工行、建行、中行等5家银行发卡量破亿张,信用卡信贷总额等指标也大幅提升。

专家表示,消费驱动力增强以及金融严监管的推进是驱动银行发力零售业务的主要原因。

其中,信用卡业务运作模式相对简单,盈利模式多样,成为银行零售业务的主要发力点。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发卡量的大幅增长,信用卡不良率也出现了抬头,由此带来的风险值得警惕。   集中发力零售业务为哪般  多家银行的年报显示,零售业务正成为其重要的收入来源,在部分股份制银行中营收占比甚至超过一半。 例如,2018年,招商银行零售金融业务营收亿元,同比增长%,占总收入%。 平安银行零售业务营收亿元,同比增长%,占总营收的%。 浦发银行零售业务净收入亿元,增幅%,占全行营业净收入的%,为最大的收入板块。

  今年首次纳入“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序列的邮储银行,也明确了将继续发力零售业务的战略目标。

在邮储银行业绩发布会上,拟任董事长张金良表示,邮储银行将坚持“建设一流大型零售商业银行”的战略愿景,持续巩固零售业务的战略基础地位,围绕这个战略目标,目前邮储银行正在大力推进业务转型。

  银行为何对零售业务热情如此高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商业银行对零售业务投入了较高的热情,有着重要的内外部原因。 首先,我国经济环境进入到高质量发展阶段,消费成为经济增长第一驱动力,推动银行零售业务发展。 其次,随着金融严监管的持续推进,银行公司业务和同业业务的监管要求不断提升,部分业务萎缩,零售业务成为新的增长点。

而利差收窄、金融脱媒、不良压力加大,也使得零售业务发展成为必然趋势。 此外,金融科技的发展也给银行零售业务带来更多机遇。   不过,董希淼也表示,银行在零售业务上的战略定力还有待观察。

“零售业务投入成本较高,既有的大部分零售业务模式特点是费用驱动型和人海战术,费时费力,盈利较为困难,见效也慢。 ”他说。

  信用卡放量猛增撬动营收增长  在银行诸多零售业务中,信用卡业务表现尤为抢眼。 从多家银行的年报可以看出,2018年信用卡放量猛增,信用卡业务成为银行向零售业务转型的“主力军”。   央行日前发布的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报告显示,过去两年,全国信用卡在用发卡量增加了亿张;人均持有信用卡则从张上升到张。 银行卡授信总额增长了万亿,应偿信贷余额则增加了万亿。

  信用卡的这种“大跃进”势头从2018银行年报中也可见一斑。

中信银行年报显示,截至去年末,该行信用卡累计发卡6705万张,比上年末增长35%;全年新增发卡1748万张,比上年增长43%。

据浦发银行披露,截至去年末,该行信用卡累计发卡5650万张,同比增长37%;流通卡数3750万张,较上年末增长40%。   从各银行信用卡发行的整体规模来看,在当前披露信用卡业绩的银行中,工行在规模上位居霸主地位,信用卡总量达到了亿张。 2018年,继工行、建行、招行之后,中行、农行的发卡规模也突破亿张。   信用卡研究人士董峥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信用卡之所以能够成为银行发力零售的焦点,是因为相较于其他传统零售业务,有着明显的优势。

首先,信用卡业务关系相对简单。

“不同于储蓄卡,信用卡不需要存款,不需要有资金往来,持卡人不用和银行建立传统的账户关系,就可以进行相应业务操作,对银行来说业务模式更为简单。

”董峥说。

其次,董峥指出,信用卡可开发场景和盈利模式更为多样,可通过消费特征进行人群细分,实现对不同客户的精准定位。   随着信用卡放量的猛增,信用卡交易大幅增长,相关业务收入也水涨船高。

根据年报数据,2018年,招商银行信用卡营业收入达667亿元,在目前公布信用卡业务营收情况的银行当中位居榜首。 光大银行则为390亿元、增长率超39%,位居增速第一。

  易观金融中心分析师王细梅对记者表示,在银行零售业务转型中,信用卡业务盈利能力强,还可以带动银行其他业务发展,可为银行带来较大幅度的营收增长。

目前,信用卡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利息收入和分期手续费。

利息收入主要来源于银行对持卡人未全额偿还信用卡透支额收取的利息;分期手续费则是银行对持卡人分期还款收取的手续费,包括现金分期、账单分期、消费分期、商户分期。   信用卡不良率抬头风险需警惕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为亿元,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环比下降了%,同比却增长了%。 业内人士指出,从数据可以看出,虽然年末监管对风险管理和控制起到了一定效果,但整体来看信用卡风险仍然面临较大压力。   从具体银行来看,部分银行信用卡不良率也出现了攀升迹象。

例如,2018年,中信银行信用卡不良贷款余额亿元,不良率为%,比上年末上升个百分点;信用卡逾期贷款亿元,逾期率为%,比上年末上升个百分点。 浦发银行信用卡不良贷款余额亿元,不良率为%,较上年末上升个百分点,并且为连续两年回升。

平安银行信用卡贷款不良率为%,较上年末上升个百分点。

  针对信用卡业务风险,中信银行年报指出,近年来,个人消费金融业务呈高速发展态势,个人贷款业务从商业银行逐步扩展到各类消费金融公司、互联网平台,个人消费者同时向多家金融或类金融机构借款的现象日益增多。 受宏观经济和监管环境影响,共债客群资产质量出现一定恶化迹象,且在一定程度上波及信用卡行业。

  董峥表示,当前信用卡风险主要来源自网贷等互联网金融领域。

“例如,有一些人依靠信用卡来进行套现,再将钱投资到网贷平台,一旦这些网贷平台出问题,相应风险就会转移到发卡行上。

”他说。 对此,他表示,银行应加强大数据风控,有效筛选优质客户,降低潜在风险。

同时,银行也应合理控制授信额度,不要一味以高额授信为诱饵揽客,更要避免多头授信、重复授信。   王细梅表示,信用卡发卡量大幅增长可能存在对低端客户授信偏多、共债等风险隐患。 可通过优化客群结构重点挖掘优质客户、优化信用卡风控体系、强化信用卡逾期催收等措施加强信用卡风险管理。 (责任编辑:魏京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