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优德娱乐亚洲APP > 投融资 > 特殊的清明祭扫受捐者献花感恩“最后的奉献”

特殊的清明祭扫受捐者献花感恩“最后的奉献”

发布日期:2019-05-07

  又是一年清明时。 4月2日,河北省红十字会在双凤山陵园河北省遗体器官捐献纪念碑广场举行了以“生命如花”为主题的缅怀纪念活动。 河北省器官获取组织代表、遗体捐献接受联盟代表、遗体器官捐献者家属代表、医务人员、大学生代表、志愿者、社会爱心人士及省红十字会、石家庄市红十字会机关工作人员共140余人参加了缅怀纪念活动。

  这座2014年落成的纪念碑前,每年的清明都会迎来这样的缅怀和纪念,在人生的终点,超世俗、献大爱,将自己的躯体奉献给国家的医学教育和医学科研事业,用自己的器官挽救素昧平生的器官衰竭者的生命,面对的是逝去的悲痛,而身后是生的延续。   纪念碑背后是一个个生命的新生  4月2日,上午10时,双凤山陵园河北省遗体器官捐献纪念碑广场,来者手捧菊花,面对纪念墙,低头哀悼,人体器官和遗体捐献者家属无声地擦拭着眼泪。

这个已经落成四年多的黑色的纪念碑上,没有任何名字,可是,这个为纪念捐献者而立的纪念碑代表的是一个个捐献者的名字和故事,他们当中,年龄最小的仅有三个半月。

  默哀后,大家依次走上台阶,将手中的鲜花摆放在纪念墙前。 对于薛增虎来说,他的心情和别人都不一样,“此时此刻,我能感受到的就是‘三生有幸’。 ”薛增虎是一名肝脏移植二次受者,这次纪念活动,对他来说,要表达的感恩更甚于纪念。

  “尽管我不知道向我捐献器官的人是谁,他的家属又是哪一位,但是我还是希望在这里向捐赠者及其家属深深地鞠上一躬,谢谢你们!”纪念碑前的薛增虎显得有些激动,“不是任何一种感谢都可以用语言来形容,我重新拥有了一次活下去的机会,这样的幸福,是你给我的。

”  经历过才能明白器官移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需要志愿者、捐献者以及众多医护工作者共同努力才能完成。 ”薛增虎说,这背后需要更多人付出努力。 “我们的生命不属于我们个人,所以要倍加呵护,好好生活和珍惜,因为它承载了太多的关怀,今天参加这个活动不仅是对心灵的一次洗礼,更提醒我们时刻要有一种感恩的心,珍惜我们生命的来之不易。

”  “希望受捐者替我父亲好好活下去”  4月2日一大早,李斌就赶到了纪念碑广场,2018年7月31日,李斌的父亲李双全不幸病逝,按照父亲的遗愿,他捐献了父亲的遗体。 仅仅7天之后,李斌又走进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为一位素不相识的患者捐献造血干细胞。 他坚信,这是一种大爱的延续。   “现在整整过去八个多月了,一提到父亲,我还是会泣不成声,表面上我能坦然地生活,但是想到父亲已经离开了,我心里都是刀绞一样的疼。

”站在纪念碑前,李斌几度眼含热泪,脑海中浮现出那些天的场面,当时父亲被诊断为脑出血,随着时间一小时一小时过去,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家人们一天天绝望。

怎样才能挽留他,李斌在心里一遍遍呐喊。 李斌忽然想起2014年父亲突发脑梗后常常对他说的话:“你一定要把我的遗体捐献出去,看看能不能帮帮别人。

”  7月31日中午,李双全被宣布脑死亡,李斌含着眼泪在捐献协议书上签了字。 李双全的肝脏、肾脏和一对眼角膜,将会挽救3名患者的生命,还能让两名患者重见光明,他的遗体也将用于医学研究。

  “我父亲是个要强的人,别人帮了我们以后,他就经常教导我们要知恩图报,在有能力的时候一定要回报社会。 ”李斌说,正是父亲的言传身教,让他也成了个热心肠,“将来我要是离开了这个世界,也会像父亲一样捐出器官,挽救更多人的生命。

”  因此,父亲去世七天之后,8月7日8时30分到12时6分,李斌在河北医大二院捐献了163毫升造血干细胞悬液,成为中华骨髓库第7529例、我省累计第363例、石家庄市第93例捐献者。

  李斌说,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有时还是奢望着,想要跟接受父亲器官移植的受捐者说说话,就像跟父亲说话一样,想知道他们现在好不好。

“我希望受捐赠者能够替我父亲好好地活下去,健健康康地生活。

”  四年,体验器官捐赠之变  “一个捐献者,他的器官不仅仅是挽救另一个人,而是两个、三个甚至更多。

”拥有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肝胆外科大夫经历的任贵军,比常人更能直观理解“器官捐献”的急迫。

他说,自己曾见过很多患者,包括一些年轻人,都在等待匹配的移植器官,有的就在等待中死去。   2015年,任贵军正式从临床工作转到器官移植协调工作,最开始,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但现实中,这一工作并不好开展,许多家属一听来意,断然拒绝:“你不要给我谈这些。

”  “十个人能谈成一个就不错了。

”任贵军说,那些年,这是一件“不受待见”的工作。 曾经,他上前刚说了开场白,对方便回敬了干脆的两个字“出去”,也有处于悲痛中的患者家属反应强烈,和他动手推搡,认为医院没能将其女儿救活、还想摘取女儿的器官。   “器官捐献必须取得逝者父母、子女、伴侣等亲属的同意方能进行。

”任贵军说,很难改变所有家属的固有观念。

普遍来说,受教育程度较高、年龄较小的居民,要比受教育程度较低、年龄较高的居民更能接受器官捐献。   但是,这些年,社会观念也在不断转变,年轻群体逐渐能接受,任贵军的直观感受是,公众对器官捐献的接受度提高了不止一倍。

一开始,被患者和医生拒之门外是家常便饭,现在他每周都能接到主动咨询及提供线索的电话。

而他也从“单枪匹马”变成了“团队作战”,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成立了人体器官获取组织(OPO),除了他以外,还有四个专职人员,“这两年,随着器官移植的宣传增加,更多人理解了我们的工作,也有很多人主动登记捐献。 ”在他看来,每一天面对的依然是逝去的悲痛,但已经能看到更多生命的延续。   志愿者宣誓让生命永续  “器官捐献是挽救垂危生命、弘扬人间大爱、展现人性光辉、体现社会文明进步的高尚事业,遗体捐献,为医学科学事业做出了极大贡献,是人道、博爱、奉献精神的具体体现。

”河北省红十字会党组书记、专职副会长宋振江说,从我国启动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试点至今9年间,全国成功实现捐献万余例,救治器官衰竭患者万余名。

我省是2013年6月经国家器官捐献管理中心批准后开展这项工作的,5年多来,建立了统一的人体器官获取组织(OPO),组建了精干的协调员队伍,设立了器官捐献基金,从宣传动员、报名登记、捐献见证到人道救助、缅怀纪念,器官捐献工作更加系统化、制度化,省建立首个遗体器官捐献纪念碑之后,石家庄、保定、张家口、沧州多个地方建立了纪念园,每年开展缅怀纪念活动。   2016年,省红十字会与河北医科大学发起,省内六所医学院校成立了河北省红十字遗体捐献接受联盟,制定了《遗体捐献接受工作管理暂行办法》,使遗体捐献步入了规范化轨道,目前累计捐献遗体285例,捐献器官157例,获得大器官460个,挽救了数百人的生命和健康。 同时,截至目前,我省遗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累计达到11059人。

  “有一种人是以另一种方式,让生命得以延续,他们就是器官和遗体捐赠者。

”在纪念活动最后,河北医科大学的志愿者们发起倡议: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到遗体器官捐赠的队伍中来,鼓励更多人逝世后自愿捐献遗体器官,用于医学科研、医学教育和挽救他人生命。   李斌说,去年,他也已经成为遗体器官捐献志愿者,他也将发动身边的人行此善举,让爱延续。 在他看来,遗体捐献使人类群体的生命得到延续,本质上满足了人类共同的心愿。

  燕赵都市报记者杨佳薇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