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优德娱乐亚洲APP > 产品世界 > 孔含鑫、吴丹妮:南方古代铜鼓舞蹈纹饰及其宗教文化

孔含鑫、吴丹妮:南方古代铜鼓舞蹈纹饰及其宗教文化

发布日期:2019-04-23

::WUDan-ni.,,..;。

舞蹈与宗教文化有着密切的关系。

上古时期“巫”与“舞”本为一字,舞蹈又是巫通神的重要手段。

跳祭祀神灵的舞蹈时,须要以鼓为节,即“鼓”与“舞”均是远古部族祭祀文化中重要的元素。 南方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发现的古代铜鼓面上镌刻着许多反映远古部族舞蹈场景的写实性的纹饰,其中蕴含着宗教文化虽在学术界获得共识,但这些舞蹈纹饰承载着的宗教文化内涵,有待进一步研究。

本文以云南出土的古代铜鼓面上的舞蹈纹饰为例,与考古文献相互印证,在归纳其反映的南方边疆远古部族的宗教文化的基础上,略述其宗教文化的社会功能。

:铜鼓形铜杖头的面上,呈现一个人扬手踏足的舞姿纹饰;江川李家山铜鼓祭器:等,有四人立于祭祀场面中的巨大铜鼓上舞蹈的图纹。

除了多人舞蹈的铜鼓纹饰之外,还有单人舞蹈纹饰,晋宁石寨山“舞俑杖头铜饰”銎上端作铜鼓形,一男俑立于鼓形座上;晋宁石寨山“女俑铜杖头饰”銎上端作铜鼓形,一个女俑立于鼓上,二者均是徒手舞姿。 徒手舞蹈是较为典型的古代民族祭祀天神的舞蹈,这表明古代铜鼓面上的舞蹈纹饰有祭祀天神的文化含义。

此外,更多的是有专门击打铜鼓的鼓手,其余的人展臂舞蹈,如石寨山铜鼓贮贝器:、贮贝器:和贮贝器:等。

这类铜鼓纹饰中的舞蹈姿态多样,有羽人执羽坐式舞姿、羽人立式舞姿、文身裸人舞姿、带冠剽牛舞姿、执兵器舞姿、徒手舞姿等等。 舞蹈的人物服饰、发式等具有典型的南方古代部族特征。 个舞人分为两组。

剽牛人,一人执琢,一人执靴形钺,作剽牛状。

邻近两幅图像,右幅一人执琢,左幅一人执钺而舞,其余舞人皆徒手而舞,手形为“蛙式撑”。

古代铜鼓面舞蹈纹饰及相关场景,说明古代铜鼓与舞蹈、宗教祭祀之间深厚的文化渊源。 铜鼓在古代南方部族的传统文化中具有宗教神性,巫师在大部分与部族命运有关的巫傩活动中都要借助铜鼓的神性。

神灵、部族先祖、巫师、巫傩法术与铜鼓舞蹈结成一个有机文化整体,共同张扬着南方边疆古代部族丰富而明确的宗教自然观。 巫师跳特定的舞步,念神秘的咒语,在神圣的宗教文化氛围和迷狂的状态中通神;南方古代铜鼓的舞蹈纹饰,多与宗教祭祀有关,二者都是通过歌舞,获得神赐的超自然力量,从而使部族和神灵联系起来。

。

因为确认古代铜鼓是西南兄弟民族的,按费尔巴哈所说,“自然是宗教最初的,原始对象,这点是一切宗教,一切民族的历史充分证明了的”,古代铜鼓舞蹈纹饰蕴含的宗教文化,应该就是当时南方古代部族的宗教文化。

可以看出,铜鼓面上的舞蹈纹饰涉及水、土、日月星辰、六畜与五谷等等,因此,古代铜鼓舞蹈纹饰与南方古代部族生产劳作密切相关,铜鼓舞蹈纹饰的主题应该是南方古代部族的生产祭祀。

苏珊·朗格指出:“当宗教思想孕育了‘神’的概念时,舞蹈则用符号表示了它……人们根本没有感觉到是舞蹈创造了神,而是用舞蹈对神表示祈求,宣布誓言,发出挑战与表示和解。

”周代“六大舞”中的《咸池》是祭祀“主五谷”的地神或农神的乐舞,在南方稻作民族文化中,谷物丰产与神农氏等农神密切相关,不仅有神农氏拓垦草莽、耕而种之,然后五谷兴助,百果藏实等惠泽农耕的德性被神话,而且为了酬谢农神、地神等众神庇佑五谷丰产的功劳,稻作民族普遍有以歌舞酬神,行亲耕之礼的传统。 在春播和秋收时举行隆重的祭祀祈愿和感恩仪式中,就有铜鼓舞的参与。 在部分古代文献中有对农耕与民间的巫祝、鼓舞有明确记载,《盐铁论·散不足》曰:“今富者祈名岳,望山川,椎牛击鼓,戏倡舞像。 ……古者德行求福,故祭祀而宽,仁义求吉,故卜而希。

今世俗宽于行而求于鬼,怠于礼而笃于祭……世俗饰伪行诈,为民巫祝,以取厘谢,……是以街巷有巫、闾里有祝。 ”即远古先民希望借助铜鼓的神力,通过铜鼓舞蹈这种巫傩活动及宗教仪式,与自然神灵或农耕神通灵,从而祈求谷物丰收,部族兴旺。

,因此,南方古代铜鼓舞蹈纹饰承载着南方边疆少数民族以稻作生产为基础的传统宗教文化。 。 在云南晋宁石寨山古墓群出土的古代铜鼓贮贝器盖上的铜鼓舞蹈纹饰和图像,特别是巫师祭祀时的铜鼓舞蹈及祭祀天神的手舞等舞蹈造型,不仅印证着上述约翰·马丁关于早期舞蹈的分类,而且以形象化的实物遗存表明了铜鼓舞蹈纹饰与祭祀文化的紧密联系,无论是歌颂“文德服天下”的文舞,还是称颂“武功取天下”的武舞,都是以祭祀为主要目的的舞蹈。

在南方古代铜鼓舞蹈纹饰中,还可以找到典型的有《羽舞》、《皇舞》、《干舞》、《人舞》等祭祀与习武相结合的舞蹈遗风的造型。

原始部族的宗教艺术创作来源于其生活现实境况,是有较强的现实性和目的性的,由于先民对大自然认知的局限,他们通过舞蹈、游戏、艺术造型等,模拟万物生化过程,最终目的都是求得神灵的庇护,达到祈求部族兴旺和谷物丰产的目的。 从遗存在古代铜鼓或铜鼓贮贝器上的舞蹈纹饰来看,古代南方部族的舞蹈场景有系统化、秩序化呈现的,这说明南方边疆少数民族铜鼓舞蹈已经是由成熟的“仪式化姿势组成”了,这种仪式化充满着神圣意味,也印证了古代铜鼓舞蹈纹饰及其承载的原始宗教文化在其时的边疆地区的部族统一、社会治理中的凝聚作用。 第四卷北京:人民出版社,:。 《贵州民族研究》,:。 成都:四川出版集团、巴蜀书社,。

下北京:三联书店,:。

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北京:中华书局,:。 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 欧建平译,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

郭明达译,上海:上海音乐出版社,:。 李幼蒸译,北京:三联出版社,:。

年第期)。